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国学

木秀于林,凤必垂之------做中国最专注的学生国学 创造一个学习国学的完空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阿得”与陇西李氏  

2006-07-28 17:38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“阿得”与陇西李氏
贾作林 发布时间: 2006-07-18 02:13 来源:光明日报

“阿得”与陇西李氏 - 学生与国学 - 学生与国学 学生学习国学    在今甘肃临洮(古狄道)县,无论城里乡下、公舍私寓,也不分学人文盲、职员农夫,都有一个张口闭口,须臾不离,且最容易将外来人同化的标志性口头语——“阿得”。直到今天,这依然是一个方言之谜,破

 

解之道,恐怕只有借助于中国的古代史实。

  考晋孝武帝太元五年(公元380年),秦王苻坚分使关中氐人十五万户散居方镇,坚送于灞上,诸氐恸哭离别,秘书侍郎略阳赵整因侍宴而歌曰:“阿得脂,阿得脂,博劳舅父是仇绥,尾长翼短不能飞,远徙种人留鲜卑,一旦缓急当语谁”(《资治通鉴》卷一百四)。歌中之“仇绥”,元人胡三省已称“不知为何物”,可以存而不论;至于“阿得脂”,尚未见审音治史者有所考究,疑其即为临洮方言“阿得”的原形,而“脂”之一音或为原来所有,或为歌者所加,现则完全退化。

  晋宣帝青龙三年(公元235年),武都氐王苻双率其众六千人来降并世居略阳临渭(今甘肃秦安县东南)。穆帝升平元年(公元357年),苻坚夺位称制后,其宫宦朝臣、边帅郡守多略阳人氏,故“阿得脂”当为前秦君臣通用之语。既然武都并无此语,则其必系氐人降迁之后所随略阳方言。然则何以略阳的原有方言竟变成为临洮的独有方言了呢?形成这种现象的唯一人为因素,就是略阳人口特别是当地豪户向临洮的大规模迁移和长时期居住。

  略阳与临洮发生语言关系的主要纽带当系成纪豪户——陇西李氏。李氏由赵地迁居关中的始祖为秦国将军李兴族,第三代瑶、第四代信及第五代超分别为秦狄道侯、汉陇西侯和汉阳守,期间已由槐里(今陕西兴平)迁居成纪。

  家世乡音也是迁移族群特别是豪户大姓“以示不忘其始”的活标本,屡屡西迁、世世显贵的陇西李氏当无例外。当然任何方言的形成,豪户大姓充其量只能发挥主导作用,“阿得”之跨地移植并累世存活,除了陇西李氏的传播引领,还须具备如下条件:

  第一、群众条件——略阳人的大量聚集,与陇西李氏一道构成了略阳方言的庞大载体和强烈互动,从而为“阿得”在狄道全境的扎根、蔓生提供了充分的活体支撑。

  第二、空间条件——狄道地处洮河流域,远离关中,其间山水阻隔等等,均为略阳方言在狄道的移植、存活提供了一个相对缓冲、密闭的外围屏障,使得狄道方言最终抵挡住了其他语言的侵蚀,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“阿得”方言岛。

  第三、时间条件——自汉初至晋末,陇西李氏由成纪迁居狄道之时至少在六百年以上;至于由略阳迁徙流溢西来的普通百姓,其里居狄道之时亦多在百年以上,这就充分满足了“阿得”在狄道嫁接成活的时间要求。

  综上所述,今临洮方言“阿得”并非临洮原产,而是赵整所歌古略阳方言“阿得脂”的异地演变形态。

 

在今甘肃临洮(古狄道)县,无论城里乡下、公舍私寓,也不分学人文盲、职员农夫,都有一个张口闭口,须臾不离,且最容易将外来人同化的标志性口头语——“阿得”。直到今天,这依然是一个方言之谜,破

 

解之道,恐怕只有借助于中国的古代史实。

  考晋孝武帝太元五年(公元380年),秦王苻坚分使关中氐人十五万户散居方镇,坚送于灞上,诸氐恸哭离别,秘书侍郎略阳赵整因侍宴而歌曰:“阿得脂,阿得脂,博劳舅父是仇绥,尾长翼短不能飞,远徙种人留鲜卑,一旦缓急当语谁”(《资治通鉴》卷一百四)。歌中之“仇绥”,元人胡三省已称“不知为何物”,可以存而不论;至于“阿得脂”,尚未见审音治史者有所考究,疑其即为临洮方言“阿得”的原形,而“脂”之一音或为原来所有,或为歌者所加,现则完全退化。

  晋宣帝青龙三年(公元235年),武都氐王苻双率其众六千人来降并世居略阳临渭(今甘肃秦安县东南)。穆帝升平元年(公元357年),苻坚夺位称制后,其宫宦朝臣、边帅郡守多略阳人氏,故“阿得脂”当为前秦君臣通用之语。既然武都并无此语,则其必系氐人降迁之后所随略阳方言。然则何以略阳的原有方言竟变成为临洮的独有方言了呢?形成这种现象的唯一人为因素,就是略阳人口特别是当地豪户向临洮的大规模迁移和长时期居住。

  略阳与临洮发生语言关系的主要纽带当系成纪豪户——陇西李氏。李氏由赵地迁居关中的始祖为秦国将军李兴族,第三代瑶、第四代信及第五代超分别为秦狄道侯、汉陇西侯和汉阳守,期间已由槐里(今陕西兴平)迁居成纪。

  家世乡音也是迁移族群特别是豪户大姓“以示不忘其始”的活标本,屡屡西迁、世世显贵的陇西李氏当无例外。当然任何方言的形成,豪户大姓充其量只能发挥主导作用,“阿得”之跨地移植并累世存活,除了陇西李氏的传播引领,还须具备如下条件:

  第一、群众条件——略阳人的大量聚集,与陇西李氏一道构成了略阳方言的庞大载体和强烈互动,从而为“阿得”在狄道全境的扎根、蔓生提供了充分的活体支撑。

  第二、空间条件——狄道地处洮河流域,远离关中,其间山水阻隔等等,均为略阳方言在狄道的移植、存活提供了一个相对缓冲、密闭的外围屏障,使得狄道方言最终抵挡住了其他语言的侵蚀,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“阿得”方言岛。

  第三、时间条件——自汉初至晋末,陇西李氏由成纪迁居狄道之时至少在六百年以上;至于由略阳迁徙流溢西来的普通百姓,其里居狄道之时亦多在百年以上,这就充分满足了“阿得”在狄道嫁接成活的时间要求。

  综上所述,今临洮方言“阿得”并非临洮原产,而是赵整所歌古略阳方言“阿得脂”的异地演变形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